▶赵劼:我认为不存在寻求二者的平衡

gecimao 发表于 2018-08-15 08:48 | 查看: | 回复:

  因自己的作品《天空之城》在综艺节目中被无授权翻唱,7月3日起,音乐人李志开始在自己的微博“花样维权”。自制表情包、自拍小视频、答网友提问……在有些人因羞于谈钱而对侵权行为忍气吞声的时候,李志或许在用行动告诉大家,侵权必究。

  “我希望侵权的人能够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让他觉得,侵权这个事,不是随便能做的。”7月10日,音乐人李志的经纪人迟斌在接受视频采访时这样说道。这个“代价”高达300万元。见惯了“索赔1元只为讨个说法”的文化人维权,李志明码标价的做法,似乎激励了更多同行加入维权大军。为自己,为音乐,也为了原创的力量,真金白银地讨个说法。

  如果你在一款音乐软件上收藏了《南山南》《春风十里不如你》之类的民谣歌曲,那么软件八成会给你推荐一首李志的《梵高先生》。和大多数民谣歌手一样,李志也不是“流量”,没有为他四处“征战”的粉丝,转发评论的数量偶尔能上四位数。直到7月3日早上,李志发布了头条文章《关于〈明日之子〉》,他在文中说,6月30日播放的《明日之子》第二季无授权翻唱了他的作品,第二天才有人联系他,希望得到“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授权”。

  《明日之子》的出品方之一是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这让李志想起,其旗下的艺人在年初的巡演中就曾未经授权翻唱过他的歌曲,当时对方向自己道了歉,但版权问题并未解决。同样的错误一犯再犯,导致李志“突然想起这件事,突然怒不可遏”,写下了这篇文章,并直接向《明日之子》的两大出品方腾讯视频和哇唧唧哇索赔300万元。

  按照李志的分配方案,100万元是《明日之子》第二季的侵权费用,100万元是年初哇唧唧哇艺人演出侵权费,100万元给其他被侵权的音乐人。

  文章迅速从音乐圈扩散到了吃瓜群众中,围观独立音乐人正面对抗娱乐大公司,但这回可不是小人物凭壮志豪情以卵击石的故事。维权,李志是认真的,有经验,有态度,有准备。

  平时更博并不频繁的李志,从此开启了刷屏模式。当天下午,他等来了哇唧唧哇的一份声明,称跟李志要“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授权”的人不是哇唧唧哇的工作人员,版权问题节目开播前就和版权方沟通了。从李志的回复来看,这个回应他显然并不买账。尤其是播出前是否沟通的问题,李志表示“播出之前没有任何人和我方沟通”,并质问哇唧唧哇:“你们这谎说的是不是有点草率?”到当天下午5点,李志发布了事情进展:腾讯视频已经主动联系了他,一直沟通解决方案;而“哇唧唧哇发了一个说谎的声明之后,始终在装死”,并透露还有其他音乐人遭到《明日之子》侵权。

  7月5日,《明日之子》巡演的联合运营商艺尚春版权负责人联系了李志的经纪人迟斌,两人通话录音公布后被转发了五万多次,迅速成了热门话题。通话中,迟斌提出年初的侵权事件中,他们对主办方的道歉函很不满意,对方也始终没有解决版权问题。迟斌的问话有理有据,思路清晰,引来不少网友和自媒体大V的称赞,“迟斌逻辑思维”的关键词还差点上了热搜。

  另一边,音乐人赵雷的经纪人在听了录音后质问主办方“确定没撒谎吗?”原来那场演出中赵雷的《成都》也被侵权翻唱,赵雷方面要求公开道歉并补偿相应授权费,但诉求提出之后便石沉大海,问题至今没解决。音乐人樊冲也表示,他的作品《我要你》也在巡演中被翻唱多次,均无授权。截至7月6日晚,前后有来自腾讯和哇唧唧哇等方面的多名工作人员与李志联系,但都没有对他的诉求作出明确回应。

  7月7日,李志的维权又出了新花样。迟斌把通话录音中自己声音的部分免费授权给广大网友,欢迎大家用这段音频制作各种音乐作品。很快,网友们纷纷交上了“作业”,玩得不亦乐乎。

  7月9日下午,事情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哇唧唧哇方代表马昊等人和李志方代表迟斌会面沟通,达成共识:腾讯负责解决《明日之子》节目侵权问题,哇唧唧哇负责解决巡演翻唱侵权问题,赔付金额哇唧唧哇还需内部讨论,三日之内答复。

  几个小时后,李志发微博表示维权并没有结束,而且“事情并没有想象的友善”,并提醒哇唧唧哇和腾讯不要用微博水军混淆视听。截至记者发稿前,腾讯和哇唧唧哇表示承认侵权事实,但不认可李志提出的赔付金额。

  这场维权直接带动了一系列的音乐人对版权的重视,樊冲称对歌曲《我要你》被侵权已经取证完毕,赵雷的经纪人也表示哇唧唧哇代理律师与赵雷方面的代理律师已经正式建立沟通。

  7月11日迟斌转发了这样一段话:李健曾经在一次访谈里以一位“音乐创作人”的身份谈论音乐行业的版权问题。他说他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所有人各司其职,歌手安心唱歌,没有创作才能的人也没必要非得去写歌,这样得不到好作品。写出好歌的人都希望自己去唱,靠版权很难为生。如果有一天各司其职,作曲家安心作曲,歌手就安心唱歌,每一场商业演出付给作曲家钱,这才是一个好的状态。侵权者毫无顾忌,创作者维权如此艰难,那么感叹没有好作品的时候不觉得悲哀吗?还请诸位,尊重法律,尊重音乐,尊重创作者。

  近期关于音乐版权的纷争一个接一个。网易云音乐在周杰伦歌曲版权授权到期后七小时内,仍在进行数字售卖而遭到周杰伦所在公司和众多网友歌迷的投诉;海底捞因在店内播放未授权音乐被音乐家林海起诉;岳云鹏与美团因《新五环之歌》涉嫌未经授权改编《牡丹之歌》走上公堂;李志诉选秀节目《明日之子》侵权向节目组索赔300万元。近日,围绕音乐版权相关话题,《绿海副刊》采访了娱乐法专家、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杭州飞旖格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影视总监赵劼。

  ▶《绿海副刊》:音乐版权主要涉及著作权和邻接权,音乐权利人包括词作者、曲作者、表演者、唱片公司等四方。如果这些权利人不属于同一家公司,我要用这首歌,是否要一一去找四方授权才能使用?在词曲作者不明确或找不到的情况下,找谁授权?

  ▶赵虎:这主要看你怎么用。比如你需要改编音乐作品,要找到词曲作者授权,有的作者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简称音著协)会员,你直接找音著协授权即可。如果需要把音乐作品放到电影、电视剧中或在KTV播放,也必须得到授权。有一种情形,即唱片公司获得了其他三方授权或者有转授权利,这样的话找到一方就可以了。如果权利分散,确实需要得到四方授权。

  《琅琊榜风起长林》于1月25日10:00正式开启,寒冷的冬日,相遇为缘,勿忘心安;研发运营项目组为感谢每一位玩家对游戏的支持,特推出充值畅享专属福利活动,以此感谢您对我们的支持!

  总体而言,用法不一样,得到授权不一样,得到的授权种类不一样。在找不到明确权利人的情形下,最好先不用。

  ▶赵劼:合作形式的音乐作品,如果没有指定的发行方和经纪人的情况下,是需要多方授权的。但可以找到音乐作品发起者,取得授权并由发起者告知合作成员共同授权,在所有人都签字后,使用这首乐曲。譬如,因为一阕词而作的曲,则词作者为发起者;因为一首曲而填词,则作曲者为发起者;因一件事情为起因而作的命题曲,则命题者为发起者。如果词曲作者皆不明确,可找该曲出处(如发布平台)索取该曲授权,也可向音著协求助。

  ▶《绿海副刊》:有没有一个大概的市场定价,比如一首歌的改编权转让要付多少钱,商用需要付多少钱?具体的授权包括哪些内容?

  按照著作权法,音乐版权包含有17项权利,其中13项是经纪授权。授什么权,怎么授权,主要看你想怎么使用,是发行、改编,还是在网络上使用,再找相应的授权。具体权利类型可以参见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

  ▶赵劼:授权内容很多,包括将该音乐授予某作品以用于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纪录片等插曲、片头片尾曲等;以及网吧、酒吧、餐厅等背景音乐等。据我了解,具体价格音著协有标准,可咨询他们。

  ▶《绿海副刊》:音乐作品的使用方众多,作为权利方,如何仅凭一己之力找这么多使用者维权?目前维权状况如何?

  ▶赵虎:作为权利人,发现未经同意就使用自己作品的情况,应该去维权。总体来说,维权不容易。目前来看,法院判决的被告方支付数额普遍不高,影响权利人的积极性。

  ▶赵劼:作为权利方,可以委托专职律师针对各个场所调查取证进行维权。这个工作量较大,权利人所承担的费用也较高。加之大量的独立音乐人权利意识不强,习惯直接简单地将作品上传至网络平台,导致各类改编和盗用原创作品的情况普遍,维权起来较难。

  ▶赵虎:维权最大的难点,还是最后的判赔金额不高。毕竟属于知识产权维权项目,权利人付出的成本相对较高。作为词曲作者,他们的专业并不在法律,而维权需要专业律师参与,如果判赔金额不高,从经济利益来讲,他们就会觉得不划算,不合适。

  ▶赵劼:我本人就正在维权,难点在于取证,因为第一时间取证的方式和效果未必是最佳,而当我们再次取证的时候,或许别人早已更换门庭。我认为,难于取证是音乐版权维权最大的问题。

  ▶《绿海副刊》:有一种观点认为,从利于作品传播的角度,不主张维权过度,请问权利人如何在维权和作品传播方面寻求平衡?

  ▶赵虎:侵权式的传播肯定是有问题的,要改变。理想状态是授权式的传播,即让音乐作品得到传播,也能得到回报。所以,该维权还是要维权,让作品的传播成为一种授权式的传播。

  ▶赵劼:我认为不存在寻求二者的平衡。重点是应该建立起音乐人自己的创作团队,避免单打独斗,多咨询专业律师或者建立自己的维权队伍。从自我保护做起,而不是依靠社会或者受众来取得平衡。


首页 巴黎人娱乐 巴黎人娱乐首页 网站公告 充值渠道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2012-2014  http://www.baksobom.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由"巴黎人娱乐"所有